泉州

27年前用27天 从永春骑行到北京

2018年01月13日来源:泉州网其他资讯责任编辑:qz-loupan

27年前用27天 从永春骑行到北京

一辆老式自行车,破了三次胎,穿破一双鞋,皮肤被磨破 当年23岁的他,此举只为了改变内向性格

现在骑行很流行,但你知道27年前的骑行是什么样子的吗?

27年前,永春县吾峰镇吾中村的施华章还是个23岁的待业青年。小伙子长得清秀,但十分内向,跟生人说话都会脸红。但他有一颗“去外面看看”的心,为了改变性格,他的母亲也鼓励他去外面走走。

于是,在崇尚火车和摩托车的年代里,他凭一辆老式自行车,载着十斤水,从吾峰一路骑到北京。这期间,他只带了300元,一路上借宿或露宿,自行车破了三次胎,穿破了一双鞋,臀部皮肤一度被磨破。当见到了课本里的南京长江大桥和天安门时,他觉得整个人都开阔了。回来后他觉得人充实了,脸不红了,敢闯敢干了。

想去看外面的世界 获得母亲力挺

27年前的施华章精瘦而清秀,但十分内向。上小学时,课堂上当众念歌词,他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。这样的性格一度令他的母亲十分苦恼。许是性格内向,让施华章更易被课本里描述的世界所吸引。“小学课本里说,南京长江大桥的桥头堡有24层楼高,觉得特别不可思议。说天安门广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广场,我常常想象那是什么样的画面。”日积月累,施华章有了出去“浪一下”的决心和勇气。

然而,在那个年代,人人向往的都是火车和摩托车,乡邻们觉得“这是历史倒退”。好在,母亲非常支持他,希望这趟出行,能改变儿子内向的性格和人生方向。1990年6月19日晚,母亲炖了一大锅鸡汤为儿子饯行。前来送行的三个朋友,每人还赞助了10元。带着300元,带些正气水、清凉油等简易药品,在自行车后座上绑了10斤水、一个备用车胎和简易修理工具。没有专业设备和骑行服,20日凌晨5时20分,天刚蒙蒙亮时,施华章戴个草帽出发了,成了当时领先的骑行人。

鞋子和皮肤都磨破 尝遍酸甜苦辣

“走苏州河时,有个警察怀疑我是走私的,查了我的包;在天津时住的是农贸市场的通铺,经理还给了我蚊香;在泰山时,一个干部给了我5个鸡蛋和10块钱。”说起这一路上的过程,施华章如数家珍,甚至连这些人的名字都能脱口而出。

他说,骑行走国道,先从吾峰经湖洋、仙游到福州。在湖洋时,表妹为他煮了5斤酸梅汤。到仙游时,他借宿在学校的教室里。睡前,他到河里洗了个澡,洗完后才发现错拿了妈妈的裤子,将就着穿了。第二天下午5时20分,他到达闽江大桥。在福州,他拜访了仰慕已久的《福建青年》杂志社,请一位记者为他签名盖章,并借宿一晚。北上罗源时,狂风暴雨大作,雨披压根起不了作用,淋着雨骑了75公里才找到罗源团县委,并在那里借宿。6天后,他走出福建,花了不到40元。

再往北经温州、萧山、杭州、嘉兴再到上海。到了大城市,他一般都选择穿城而过,既能看看城市风貌又能赶路。在杭州时,鞋底破了,换上凉鞋上路。到上海时,已经耗时14天,臀部都磨破了皮,忍着痛,推着车继续走。骑到南京长江大桥时,已经是当晚10时,虽然很累,但眼前的景色令他振奋。

“特别宽阔,特别大。我还在桥头堡上睡了一晚。那里风很大,没有蚊子,特别舒服。大概20分钟有一班火车经过。”施华章记得很清楚,一路上睡过公园、人行道、学校教室和政府招待所,都没有这次的舒服。

很庆幸勇敢了一次 变得敢闯敢干

出了南京后,他往徐州、曲阜、泰安、济南、天津一路到达北京。到泰山时,日出没看成,反而输了60元。“当地的一种小游戏,其实是赌博,我连压了三次20元,都没中。眼看手上只有35元了,不敢再压了,不然就到不了北京了。”施华章说一路上省吃俭用,没想到在这里挥霍了60元。到济南时,车胎第二次破了。他自己补完后,骑了一公里又没气了,才发现外胎有个刀片取不出来,亏了热情的山东人帮忙,换上备用胎后才能继续北上。

第27天,在城郊看到国字号的研究院时,他惊觉自己到北京城区了。“到天安门时,刚好天安门正在降旗,那广场好像有我们村那么大。那感觉像触了电,特别庄严。”施华章不知该如何形容,就觉得头皮都麻了。到北京后,他联系上在北京部队任职的哥哥。有哥哥的照应,他在北京城玩了整整两个星期。“把该逛的都逛了,才觉得那真是‘外面的世界’。”

回程时,哥哥支持了他300元。8月1日,他沿着石家庄、郑州、武汉、南昌一路骑行南下回家。8月24日,他回到老家时,手上还有100多元。“觉得内心充实,变得外向了,敢闯敢干了”。1993年元旦,施华章再次沿着北上的路线,把芦柑卖到杭州、上海、武汉,三地共赚了3.1万元。不过,后来因为资金链问题无法持续。他说这辈子和龙眼、芦柑、茶打交道最多,没做过什么大事,但“很庆幸27年前自己勇敢了一次”。

  • 意向区域
  • 价格